2007年8月23日星期四

没有黄花瘦,还可经风雨

演出结束后,与观众聊,与乐手聊,与朋友聊,当然,也喝着啤酒。可是,有一个问题:
当我收拾完乐器,拎回排练室后,肚子咕咕叫,才想起还没吃晚饭!

我瘦了,孙孟晋在奥斯陆中央车站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的。

我是瘦了,没有黄花瘦,还可经风雨。可是,我为什么会瘦呢?挪威那么多美食三纹鱼?

颜峻有句话很有道理。他说,其实我们的工作并不需要那么多营养;吃得太多,又不运动,自然在体内转变为脂肪储存起来。我是吃得少,还经常运动。许多次演出时竟然忘了吃晚饭,居然演出后也没有察觉?生理机能完全被大脑控制,江主席有话:太简单,太幼稚。

是的,昨天的演出真的很简单,小演出,都不用插电。但是,依然出彩,依然可以飙起来,安静时也能更好地感受彼此。Ketil Gutvik 和 Erik Nylander真的是出色的爵士乐手! 很快就要离开奥斯陆了,不禁留恋起这里的乐手来。随时都可以找到合作对象。在垂涎中国的美食的同时,又想起与5岁的“铁子以”合作的窘相。

(现场图片回头再贴)

1 条评论:

zhang 说...

铁桥好,我在北欧,fm3zhang@gmail我吧,有事咨询。张荐

Sharper Image Coupons
Sharper Image Coup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