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6日星期二

老而弥坚——记奥斯陆“ALL EARS” Festival 2007 老萨克斯手 LOL COXHILL


“ALL EARS” Festival是一个小型的以即兴/噪音为主的音乐节,最早是Lasse-Marhaug和Paal Nilssen-Love在2002年创办的,后来越办越火,又加入了Maja-S.K. Ratkje和Kjetil-Møster.去年,也就是2006年初,我刚到挪威不久,Maja就邀我加入即兴,当时我就充分地感受到了挪威乐手以及乐迷对即兴演奏和噪音电子的热爱。

每个人看现场演出都有不同的奢好,经过青春期狂躁的摇滚乐洗礼,以及北京CD咖啡酒吧的一成不变的标准JAZZ催眠,现在的我主要选择观摩的现场演出是自由爵士,噪音即兴;偶尔也光顾一下北欧著名的黑金狂潮;这就是我满足的现场音乐人生。

回顾到挪威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看过的演出还真不少,其中著名萨克斯手最多,算起来比我在北京十年里看过的还要多的多。 在北京的十年,我所知道的著名的萨克斯手就是刘元了,大约96年的时候,他的CD咖啡酒吧刚开张,我去看他演奏名曲《秋叶》;中间几年偶尔我也去捧场,《秋叶》是必演曲目。2005年我离开北京之前又去了一趟,他还在梭(SOLO)那首《秋叶》。对于他那种十余年如一日的精神,我们不服不行。

中国著名的萨克斯手肯定不止一个,我经过多方打听,再三求证,又发现一个著名的萨克斯手,他就是地球中国人都知道的范圣奇,人称范老先生。长发披肩,银须飘然,端的是艺术家风范。他的门徒也广,大部分都是小学生,他常演奏一首地球人都知道的萨克斯名曲——〈Going home〉中文名〈回家〉,就是中国各大大商场打烊时以及星级酒店的洗手间里百放不厌的那首。

不同的国家,艺术品味也不一样;在挪威我遇见的最著名的萨克斯手要算Evan Parker(1944年生) 和 Peter Brötzmann(1941年生);现在又来了一位1932年出生的 LOL COXHILL.

门票 150克朗 地点 Fabrikken(类似北京仁俱乐部的场地)

出于对他的尊敬,前面的观众席地而坐,后面的观众鸦雀无声,经过主办人Maja 简单地介绍,满面红光,“聪明绝顶”的 LOL COXHILL拎着一支超高小萨克斯上台了。英国人,说的是英语,睿智而幽默:“很抱歉,女士们先生们,我不得不坐着演奏,因为我的腿跟你们的不同;下一次我一定站着演奏。”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片刻又恢复了安静。

由高音超吹开始,声音出奇的干净,真不敢相信是曾经参加过PUNK乐队的萨克斯手。我很兴奋,眼睛直盯着他那双蒲扇似的的大手在那支可爱的小萨克斯上不停捣腾。范儿很正的Free jazz solo,我完全可以想到,这是他这个年纪即兴的方式;可他并没有让人乏味,很快他就开始改变:花舌颤音,尖啸不止,却并没有让人耳膜不适,可见他有着惊人的控制力。

我坐得比较靠前,一是为了拍照,二是为了看得更清楚他的每一个动作的细节。我注意到他的嘴型一直在变化着,幅度还不小,有点像老北京人说儿化音之前的那个动作,这个比喻还不是很恰当;反正,这样会产生不同的音色。

昨天挪威刚下雪,今天又下雨,有点儿冷。我感觉到他的鼻子不是很通畅,呼吸很重,似乎对他的演奏有点影响。他突然停止,边换哨片边说:接下来我要搞点不同的声音。观众配合以热烈的掌声。

再度开始,又是超吹,这次稍有不同;从高音一直往上,越来越高,全凭气息,不留痕迹。看吧,高手就是高手!

演出结束后,有中年观众拿着LP找他签名,观众掌声经久不息,呵呵,我写文章总想起小时候写作文,哈哈!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2007年元旦以后,我看的最精彩的一场演出。

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感慨:40年以后,我会是什么样呢?我能不能像 LOL COXHILL这样拎一支小萨克斯去参加一个小型前卫音乐节呢?我多么希望手中的手机变成一台时光机器,看看75岁高龄的我,是躺在冰冷的墓地里?还是像杨振宁老先生那般风流快活?哈哈,对了,要保持年轻,心态的年轻;要恋爱,70岁也得恋爱,80岁也不变态。

2 条评论:

Raymen 说...

我是一个业余的sax player...感觉挺独特的.~

李铁桥 说...

恩,你的感觉很到位!

Sharper Image Coupons
Sharper Image Coup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