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0日星期六

夜来键盘声,二逼知多少?


古诗是不能改的,当然,改了也不算是犯法。比如这句“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不防改成“夜来键盘声,二逼知多少?”
北京话之所以成为中国通用的普通话,原因众多,各有考证。唯独没有考证的是:北京话中骂人的话非常丰富,不知道是不是沦为普通话的重要原因。
比如这“二逼”一词,端的是厉害!
民间俗语“老二”,中国人都明白,是男性生殖器的意思。“逼”更是直接,直指女性下半身。二者合在一起,当事人认为是快乐美好的事,在他人看来,却成了丑陋无耻的事。
当然,“二逼”也不一定是北京人发明的,不过可以肯定地说,北京人在推进这一词往前发展的功劳不少。
网络社会的今天,给了许多过去不敢、也没有地方大放蹶词的人终于有了机会,许多人名人对此很无奈。名人的“名”是公开的,不能随便骂人,而那些所谓的“网友”马甲一换,继续开骂。于是许多名人很生气,后果也不严重,也就是斥责那些骂人的人是“无脑人”,通俗一点,就是北京话中的“傻逼”、“二逼”的意思。
或多或少,每个人都有些“二逼”故事,只是很多人难为情,不愿讲出来,怕有失身份。
对于我干过的网络傻事,基本都能正视,也不觉得有多丢人。
记得我刚开始上网的时候,天天用SLSK下载音乐,那个软件有个功能就是与有相同音乐爱好者交流音乐感受。由于是全球性的,聊天通用英语。我的英文底子薄,那时我也就会几句“你好,再见,谢谢你”之类的短语,当然,在北京,骂人的首都,耳濡目染,我也会了几句骂人的英语。
有一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食物,火气很旺。刚上SLSK,就有某英语国家音乐爱好者不停地跟我打招呼“hello,hello、、、”没完没了。我一时火起,“啪啪啪”操起键盘,回了一句:“fuck you.”现在想来,真是粗鲁啊!
没想到,对方涵养极佳,回了一句:that’s cool!
即使他是个gay,我也佩服他的修养,我骂他的话,他却认为很酷。顿时我惭愧不已,赶紧道歉,关上电脑,半天没出声。
通过这个小事,我决定也原谅他人的“网络二逼行为”。
实际上我也不会与他人有什么冲突,我喜欢来去自由,没有拘束,不谈规则,当然对他人也就没什么要求。
虽然如此,还是会有“二逼”突击我的博客,留下几句莫名其妙的“二逼”话,让我哑然失笑。
比如春节前一天,也就是大年三十,我写了一勃《铁桥拜年》,主要是给朋友送去问候。也不知从哪冒出来一毛头小“二逼”匿名回了一帖:“日个,明儿噶才春节呢,你现在拜个什呢么拜。”
哈哈,对于这样的“二逼”,我还能说什么呢?也许是他的荷尔蒙分泌过剩,大年三十,想撒泼为乐,我想建议他去看看摇滚乐现场,估计大过节的,一时还没有,春晚只会把他憋得更难受。提供这样发泄的地方,也算是做了一次网络垃圾回收工作,也不错啊!
这还不算什么“二逼”行为,因为他碰上了我这种经过多年网络锤炼的“老枪”。
对于那些刚上网不久的小姑娘,那就不妙了!
我清楚地记得,当年我住在北京麦子店的时候,旁边有一个小卖部,老板娘是一个来自东北的吉林的朝鲜熟女,50岁左右,风韵犹存。
老板娘对我很照顾,我老在那里挂帐,有时去排练没路费,还可以找她借钱应急。多善良的朝鲜人啊!于是我成了她小卖部的常客,旁边别的小卖部我最多也就买一盒火柴。
当然,促使我经常光顾她的小卖部的真正原因,是她那二十刚出头的闺女,那姑娘的长相,用“出水芙蓉”来形容绝不过分,脸蛋漂亮,身材迷人,声音还很温柔,真正的尤物啊!
可惜现在我已经忘了她的名字,只是记得她当时在北京旅游学院上学。
于是我没事就往那儿凑,总是找机会跟她说说话。那时候的我,长发飘飘,英俊风流。我也看得出来,她也喜欢和我聊天。
眼看就要尤物即将与我“共勉”。
她妈妈为了她的学习,给她买了一台电脑。很快,她就学会了QQ聊天。都是网络把她害的,居然还跟网友约会?好在没发生什么事,其实,即使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可能知道。自然与我聊天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当时我多么恨那个电脑啊!
不过,很快她就宣称不再QQ聊天了。其原因是:
一天,
她气愤地跟我说:网上的人真是太无聊了。
我问:怎么回事啊?
她:昨晚我上QQ,有个男的加了我。
我:那你又多了一个网友呗。
她:这个网友太无耻了!
我:此话怎讲?
她:他一开始就问我多大了?
我:是啊,你多大了?我都不知道呢?你怎么说啊?
她:我说我属鸡的。
我:哦、、、那他说什么呢?
她:他问我——是“鸡巴“的那个”鸡“吗?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呵呵,有屌意思!

李铁桥 说...

说二逼,二逼到。

小刚 说...

桥兄这里经常有人匿名留言哈!

李铁桥 说...

呵呵,我不是匿名留言的反对者。

Sharper Image Coupons
Sharper Image Coup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