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8日星期日

拾金不昧的海盗后代


最伟大的挪威艺术家莫过于蒙克了,他那幅《嚎叫》更是举世闻名。崇敬一个画家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他的艺术品偷来藏在自己的床底下,与鼠辈共赏!错了,不能偷,也不能抢。花钱买,又太贵!
怎么办?
诗人马丁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在蒙克曾经构思《嚎叫》的地方住下来,每天面朝大海,悉心思考!
就在前几天,马丁打电话来说,要搞一个“男人派对”,邀请我参加。我有些担心,这没有女人的派对是不是要乱套啊!会不会有乱交的啊?经过女友一番开导,原来挪威女人的地位太高,挪威男人有时候也需要在一起轻松一下,这在现代的挪威很正常!
去了以后发现确实很正常!
马丁住的地方就在蒙克大街,在奥斯陆往南坐火车大约一个半小时的临海小镇。曾经是海盗的发源地之一。
小镇很漂亮,7个男人在一起,喝酒抽烟吸大麻,鹿肉土豆就沙拉,噫,还有雷鬼音乐,真不错啊!唯一的小缺点就是没女人。也好,可以发出海盗般的嚎叫,有意思!
马丁晕乎乎地对我说:铁桥啊,怎么说呢?呃,你啊,你的样子,要么很喜悦,要么很悲伤?
我能说什么呢?对于感情,诗人总是很敏感的。他们总在洞察他人的内心。
酒喝得太多,有两人负责卷大麻,不停地送上来,一个个眼斜鼻歪的,我一头载在沙发上睡着了!
清晨被尿憋醒,起来,发现大家横七竖八地躺着,满桌的酒瓶,烟蒂,一片狼籍!多么腐朽的资本主义社会啊!
早餐很丰盛,吃完继续喝酒,晒太阳,聊天!
在海边散步据说是蒙克的习惯之一。于是有人建议大家也去散步。
蒙克曾经居住的房子就在海边,一座黄色小楼。
往海盗墓穴走,树木参天,真是好去处!奥斯陆海盗博物馆的海盗船就是在这里发掘的。一千年前凶猛的挪威海盗就住在这里,挪威人对此也不感到自豪。还有几个海盗墓穴静悄悄地躺在树林中。
在回到马丁的别墅的时候,我发现手机不小心丢了。打过去,没通;再拨,通了,有人接电话。说:我捡到了你的电话,我将把你的电话放在蒙克咖啡馆,你自己去拿就可以了。
我到了蒙克咖啡馆,在服务台一问,一个服务员二话没说,就把手机给我了。捡我手机的人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谁。
噫!这海盗的后人,的确是拾金不昧的活雷锋啊!

9 条评论:

仙人掌 说...

拾金不昧我同意,不过要说腐朽,不光资本主义这么腐朽吧?

李铁桥 说...

呵呵,改天我再来一篇社会主义腐朽的文章。

碎屑66 说...

我这边情况恰恰相反,我在这里最好的私利中小学上课,这家学校收费高条件优越,名字也是媚雅的可以叫“柏拉图”。上个月刚刚在学校操场上把手机掉了,下了校车突然发现手机丢了,回去再找,早没了,打电话,不通。于是也没抱希望,要是想还给你,怎么也能给你了,事后我和另一个老师说起此事,他们说:手机丢了?肯定没有人还给你,,,我说在学校丢的,,,,老师马上换了口气,,,要是学校丢的,他们肯定会还给你,,,总之是没了,新手机,血汗钱买的,心疼呀!我朋友手机掉出租车上了,电话通了,都不还给你,很草但。希腊人呀,我没法说他们,总而言之,就是小气的生活的那种伪素质民族。

李铁桥 说...

你每天跟希腊人生活在一起,多别扭啊!要是我,哼、、、

haiyan 说...

我们住的这边经常有女性的派对或男性的派对,都很正常的.我现在也参加了一个女人的派对,每月一次聚会,吃呀喝呀聊的.感觉也挺好,练了口语,交了朋友,打发了时光!

李铁桥 说...

看来,这男人派对或是女人派对还真是好处多多啊?改天我也组织一个男人派对,不,女人派对!哈!

小刚 说...

好玩!

琦遇 说...

不知是浏览器的缘故还是什么,你博客的字小得让人眼睛生疼:-)强烈建议纠正一下。

李铁桥 说...

谢谢琦遇的提醒,我这里还可以,字体不算小。不过,我还是改一下,共飨!

Sharper Image Coupons
Sharper Image Coupons